今天是2018年8月19日 星期日,欢迎光临本站 宿州玉皇寺 网址: www.ahszyhs.com

兴建缘起

(第四回)

 

始皇南巡走古宿 玉皇庙里说生死

 

馨河先生诗曰:

“颛頊之苗裔,禹封卫西屏。大费勤王事,舜帝赐姓赢。缪公行王道,看重情与名。渠梁用商鞅,奖励战和耕。奋斗五十代,一统天下平。赢政过宿地,玉皇显神灵。敇命始皇帝,即刻回天庭。世间功与过,随便后人评。”

——“古风”

公元前211年,秦始皇最后一次南行,陪同的有二子胡亥、丞相李斯、近侍赵高,还有大批随行官员、宫女、宦官、御医等。

浩浩荡荡出巡的队伍从这年秋天开始出发,走出咸阳,迎面飘来阵阵的芳香,满眼皆是畅快。车毂轧轧,歌声盈盈,队伍直奔云梦大泽。至今荒芜的女神祠边,还耸立着巨大的封山石。饱览云梦鳞光片片、绿波涟漪,然后入皖,来到了被他统一了的古宿国(今安徽宿州市)境内。

由于一路舟车劳顿,秦始皇已有倦意,此时,正在行军中,突然前面有探马回报:“前面有高大建筑,门牌有字‘玉皇庙’, 皇上是否到那里休息呢?”秦始皇正在速迷糊中,突闻有‘玉皇庙’, 心想:玉皇主宰天上地下万物,我虽伟大,也只能掌管人间。今遇此庙,难道玉皇大帝要召我去天宫?

当下立即传旨:入驻玉皇庙。

秦始皇参拜玉皇像后,顿觉疲劳,不久便昏昏入睡了。恍忽间觉得自己来到了天宫,见这天宫金碧辉煌,比自己的宫殿气派多了。宫门内,云蒸霞蔚,抬头望玉皇大帝端坐中央,两厢文武大臣侍立。秦始皇对着玉皇大帝拜了三下,只听玉皇大帝说:“赢政,你原本是天宫大神,现久在人间为皇,业已一统了天下,也该回来了。”

秦始皇回答:“禀告玉帝,在人间吾是皇帝,虽统一了天下,但还没寻到长生不老药,权力还不够大。”

玉皇大帝又说:“天命所归,再给你一个时辰,速回天宫。”

天上一日,人间一年,一个时辰不过是人间二、三个月样子。秦始皇不服气的走出了天宫。

醒来,正是深夜,内侍都睡着了。只有近臣赵高在一侧坐着。

秦始皇突然问赵高:“赵高,你说朕伟大吗?”

正在犯迷糊的赵高一激冷,忙说:“陛下您醒了?”又回答:“天大地大不如皇上大!”

秦始皇说:“你又吹捧我。”

赵高说:“不是吹捧,天下人人都这样说。记得翦灭六国,一统天下那年,皇上诏谕大臣曰:‘寡人以眇眇之身,兴兵诛暴乱,赖宗庙之灵,六王咸伏其辜,天下大定。今名号不更,无以称成功,传后世,其议帝号!’大臣议曰:‘昔者五帝地方千里,其外侯服夷诸侯或朝或否,天子不能制。今陛下兴义兵,诛残贼,平定天下,海内为郡县,法令由一统,自上古以来未尝有。臣等谨与博士议曰:古有天皇,有地皇,有泰皇,泰皇最贵。臣等昧死上尊号,王为泰皇,命为制,令为诏,天子自称曰朕。’奏上,陛下诏谕曰:‘去泰,着皇,采上古帝位号,号曰皇帝。’皇者大也,帝者,一统也。正为陛下当时之所言:朕为始皇帝,后世以计数,二世三世至于万世,传之无穷也。陛下是人之皇,宇宙之间,陛下最伟大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”

始皇说:“你读过庄子书,你把庄子的《秋水篇》给朕背一遍!

赵高不明所以,唯有恭谨从命,但他记忆力极好,他背起《秋水篇》。

《秋水篇》写的是黄河之神河伯与北海之神海若的一场对答,书曰:“秋水时至,百川灌河。泾流之大,两溪渚崖之间,不辨牛马。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,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。......五帝之所运,三皇之所争,仁人之所忧,任士之所劳,尽此矣。伯夷辞之以为名,仲尼语之以为博,此其自多也,不似尔向之自多于水乎?”

背至此,始皇叫他停住,问:“你知道朕何以叫你背这书吗?”

赵高摇摇头。始皇说:“朕就是书里的河伯!改号称帝时,朕听了阴阳家言,谓五行气数,周原得火德,色尚赤。秦代周,是水克火,当得水德,色尚黑。方今为水德之始。朕原居西北,所见水之最大者为黄河,故朕诏谕天下,把黄河又称为德水。这就是河伯之‘欣然自喜,以天下之美为尽在己’了。你看,朕多么渺小!”

赵高伏地叩头说:“皇上圣明,皇最伟大!”

皇帝又说:“人不是神仙,无法万寿无疆。朕希望不死,便差方士徐福等人,东海求仙药,但一去不复返。后有传华山出仙人,曰茅盈,字初成,他白日飞升,朕使燕人卢生等往求不死之药。然至今朕几次出行均不得见仙人与仙药。至此,朕绝了求仙求药之望。唉!朕虽是人皇,不得仙药,终须一死,化为鬼物。朕在人间有最高权力,无上财富,一旦死去,就什么都没有了。一切化为无,都是镜花水月。唉!朕快死了!完蛋了!”说来伤心,这千古一帝的伟丈夫,亦如妇人女子般怯弱,哭了起来。

赵高忙又说:“皇上吉祥,天佑我皇,圣寿无疆。”

始皇说:“朕今年注定要死。民间谣传,今年祖龙死。祖龙是始皇帝,指的就是朕。”说完这话,他却忽又转了腔,激动地说:“死就死吧!朕不怕死。朕不是个窝囊废,不是孱头,朕是伟人,是超人,朕创造了史无前例的最最强大的帝国,朕当上这帝国的始皇帝,即使死了,这帝国依然存在,朕要一代一代传下去,始皇、二世、三世、万世以至无穷。朕的精神不死,永远存在!”

赵高也被皇帝的精神感染了,他微微战栗,跟着皇帝的话语说:“是,是,永远存在,永远存在。”

皇帝又静了下来,一会儿才自言自语说:“可是,我这天下传给谁呢?”开始闭目沉思,不在说话。

……

很长时间以后,秦始皇睁开眼睛问赵高:“你会永远忠于朕吗?”

赵高吓得爬在地上连连说:“永远忠于,永远忠于。”

于是,秦始皇布置给赵高一个绝密的极其重大的任务,要赵高代笔写个遗诏,将帝位传给皇长子扶苏,要扶苏到京都奔丧即位。赵高把诏书写好,秦始皇签字,加盖了皇帝御玺,又看赵高将这文件装封妥当。吩咐赵高,一俟皇帝他驾崩,便立即将此件附快骑迅速发出,此事不能泄漏绐任何人,包括这次随驾出巡的宰相李斯和皇子胡亥,亦不能让他们知道。事关国家命运,亦并及他赵高个人利害,始皇望赵高千祈千祈,务必做到。吩咐已毕,赵高叩头受命,表示誓死去做。皇帝又把玉玺、调动军队的虎符交给了赵高后,就觉得筋疲力尽,精神涣散,睡着了!

可能秦始皇永远都不会想到,他眼中最忠于他的赵高竟然会背判他。

这一天,赵高安排好随身武士,去见李斯,说:“太子登基,受益最大的是大将军蒙恬,你的权力也会削弱的,你看我们把遗诏改了,立第十八子胡亥为帝,丞相意下如何?”

李斯闻言惊骇起来,厉色告诉他:“使不得,使不得!这样会引起混乱,招致亡国的!”

赵高命令武士刀架李斯颈上,挟迫李斯并联手伪造始皇遗书。已位极人臣的李斯此时最关心的是新皇嗣位后,自己能否保住既得的秩位。再加上赵高一通恐吓、利诱,权衡利弊一番后,便同意了赵高的建议,册立了胡亥为太子,同时封锁了秦皇嬴政已病死消息,并下令火速赶回京城咸阳。

李斯,这位曾经辅佐秦始皇定大略、出奇谋,叱咤风云、吞并六国,建立中华第一个一统天下的大秦帝国的政治家,竟然出于保住自己爵禄的私心,而与赵高、胡亥共谋,诈为诏书,害死扶苏,将昏庸无行的胡亥拥立为秦王朝二世皇帝。

这个时候已是七月流火的夏天了,秦嬴政的尸体开始腐烂发臭,李斯下令士兵沿途购买许多死鱼、咸鱼放在车上,以掩盖尸臭味道!可能谁也没有想到,这位堂堂千古一帝死后居然与一车死鱼、咸鱼为伍,不知道九泉之下的秦始皇会作何感想? 

现代文学大师鲁迅有诗叹曰:

大野行钩棘,长天列战云。

几家春袅袅,万籁静愔愔。

下土唯秦醉,中流辍越吟。

风波一浩荡,花树已萧森。

在线客服

在线咨询

皖公网安备 34130202000103号